0%

很久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关心过家里的情况了。今天和妈妈说了几句话,得知最近有发烧生病,虽然说已经好了,但还是觉得不知道怎么的。五十多岁了,一个人在广州上班,没亲没戚的,生了病也没哪个照顾,也不跟我说。婆婆去世以后我就应该要照顾我妈了,去年在赣州大姨也跟我说过,可惜还没有毕业,分身乏术。唉,真是忧伤。真希望你退休了吧,别干了。

天气变得很热很闷,情绪也变得特别容易坏,很可能因为一些琐碎事情发脾气,像今天早上,本来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的,我应该更关心你一些,而不是独自生闷气。现在想来确实后悔,不过微信是真的没有必要了。

这学期过的很快,感觉是大学这么久以来最快的了吧,已经快十四周了,又要结束了。过得快的原因大概有几方面,一直很忙,基本没停过,到现在也是很多事情在做,都接近尾声但又没有结束,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很多事情要做但又不知道要做什么。遗憾的是还没有找到实习,暑假仍没有着落。这学期和web有关的东西做的比较多,不过我不太希望这是最终的方向。

找了一个女朋友,很喜欢,希望可以有多远走多远。

很快就过年了。

回了一次赣州,小姑的生意越做越大了,店面越来越多,小时候第一次去广州好像还是在一个住房里做事,应该十多年了吧,跟着老妈参加了他们的年会,很多比我小的男孩都参加工作了,家里的两个弟弟也都在工作,唯独我还在读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郭慧姐应该快生小孩了吧,罗云哥嫂子的小孩也快了,不知道会叫什么名字呢。奶奶身体好像还不错,挺好的。

在大姨家住了几天,大姨做的菜还是很好吃,比婆婆做的都要好吃,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婆婆做的更熟悉。谢金宏读五年级了,看起来还是小时候那个样子,不过这次没有看到他哭,大概也算长大了一点。后来感冒了,很不舒服。去水东走了一次,姑奶家养了很多狗,有小狗也有老狗,婆婆家的房子还有人住,不过是租给的别人,记忆已模糊得不可辨识。

前天回家,昨天宅掉,今天出去走了一圈,没什么变化。最近发现自己变得犹豫了很多,不喜欢这样,一直觉得自己做起事来都是干净利落的,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很抱歉,让你看到一个这么寡断的我。

首先感谢郭凯瑞同学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受访问,那么事不宜迟,就开始吧。

Q: 今年最开心的事?

A: 没挂科,有奖励学分。

Q: 这么自信能过马哲?

A: 那是明年的事好吧。

Q: 还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吗?

A: 身体健康。 家人朋友都健康。

Q: 那么最伤心的事?

A: 婆婆去世了。

Q: 有多伤心?

A: 很伤心。

Q: 还有其它不开心的事吗?

A: 妈妈变老了,身体毛病多,不过今年做手术治好了肠胃。

Q: 现在在做什么呢?

A: 回答问题。

Q: 好吧,在这之前呢?

A: 准备音乐鉴赏考试。

Q: 会难吗?

A: 小菜一碟,相比马哲。

Q: 今年的大学生涯,过得如何?

A: 无惊无险。

Q: 修了些什么课程?

A: 多数是专业基础课,少量专业选修和公选课。

Q: 感觉掌握了相应知识吗?

A: 我只能说没挂科。

Q: 有认识新的朋友吗?

A: 没有。

Q: 为什么?

A: 太宅了,没办法。

Q: 不改变一下吗?

A: 付诸行动总是很难的,明年再来问这个问题吧。

Q: 有没有坚持运动?

A: 坚持了一段时间,主要是慢跑。说到运动,我想起一件事。

Q: 什么事?

A: 那个体能测试,引体向上我一个也做不了,然后我让计分的同学给我记了八个。

Q: 真的一个也做不了吗?

A: 真的一个也做不了。

Q: 这真是羞耻啊,这么差劲,怎么找女朋友。

A: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Q: 你还说谎了。

A: 要是早知道重在参与,这就不会发生。

Q: 回到朋友这个话题上吧,你希望认识多一些朋友吗?

A: 自然希望。

Q: 希望认识什么样的朋友呢?

A: 异性朋友。。。

Q: 你没有异性朋友吗?

A: 有,太少了。

Q: 多少?

A: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Q: 好吧,那么,再回到学业上,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水平达到了什么地步呢?

A: 中等略偏上吧。

Q: 很快就大四了,能找到工作吗?

A: 现在肯定是不够的,明年要加把劲,继续努力。

Q: 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A: 找原因吧,肯定是自己还不够好。

Q: 会有紧张感吗?

A: 有一些。

Q: 对今年总结一下?

A: 肯定是悲伤的一年。

Q: 对明年有什么期待?

A: 身体健康,六级能过,不要挂科,学习多一些专业知识,认识多一些朋友。

Q: 好的,时间差不多了,这次的总结就到这里吧。

A: 谢谢。

  • 很独特的设定。地球很美丽,宇宙很黑暗。
  • 镜头经常走得很慢,处于宇宙中的各种物体也看似很慢,其实不然,经常在对比建立起来一瞬间就能感觉到可怕的速度。这样的镜头处理也让我觉得很独特。 而且对主角有很多又长又慢的镜头特写,然而影片的节奏并不慢。
  • 片头直入主题,片尾紧凑收官,90分钟全无拖沓,难能可贵。
  • 非常酷炫的3D效果,感觉又是一次突破,太空碎片往荧幕外飞的时候老夫的面部神经抽搐了很多下,从未有过的体验。感觉imax的地心引力会非常精彩!
  • 女主遇到的连续挫折感觉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接受的极限,即使在最后一刻,依然存在挑战。
  • 太空垃圾真的不会形成一个地球专属的小行星带吗?

玩了那么多年,经历了大大小小的版本更替,如今已脱胎换骨,与当年小小的一张地图相比已经面目全非,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软件的生命周期,或者开发模式。陪伴了老夫孤独寂寞的高中时光,消磨了大量宝贵的大学时间,亦由此对它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如今大家各奔东西,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dota也渐渐变得没什么意思,偶尔上线也只是习惯所趋。

我还记得我玩的第一个英雄是胖子,那么第一把自然是坑队友了,然后下一把玩了个传说哥,大家都懂的。不过好在老夫war3功底雄厚,渐渐也有了起色,开始没打算继续下去的,是因为身边的朋友在老夫带领下居然也开始喜欢dota,于是大感欣慰,遂征战至今,主要也是因为当年3C实在前路渺茫。朋友不多不少,刚好足够开一间黑店,可惜连跪几乎已是命中注定的剧本,于是我又要批评一下达Q了,你TM能不能不要裸秘法。徐尘是老夫最喜欢的选手,低调不失华丽,实力与智商兼顾,还会拍马屁。至于贝伦同学尽心尽力辅助了这么多年,只能说辛苦了。椰子同学自从退伍归来后实力大减,简直成为团队毒瘤。。好吧开玩笑的。

从最开始的QQ平台开始,也不知道到底耍了多少把了,印象深刻的也没有多少,只能说记性不好。无数个白昼与通宵,就在这上面一点一点的消逝去了,这里却留下不少回忆,比如小林被他不知道什么亲属拽回家去的那晚,以为是个抢劫的,老夫差点就拍案而起。还有一次和徐尘通宵,第二天一早老夫回学校睡觉,下午睡醒吃饭回到网吧看到他居然还坐在那里继续操作,那个哭笑不得。记得那时候的水饺,炒饭,泡面,汽水,和各式各样的FirstBlood。

如今大势已去,dota虽然还在发展,却已不适合你我,只能当做茶余饭后之娱乐了。不过也好,人总要成长。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大学三年级了,两年前作为新生的各种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像是昨天一样,当年的小软工如今已几乎是大师兄,不得不时时拷问自己两年来到底学到了什么,学到了多少,有什么资格。去年还没有什么感觉,如今比较强烈了。而且也开始想两年后我会在哪里。实在是前路茫茫啊。是工作呢,还是要去读研比较好呢。我个人还是倾向继续读书。唉,不知不觉就大龄青年了。真是岁月催。

大学读下来,从前很多选择也慢慢觉得如果再理性一点的话,或许会有变化。不过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往事已去不再追。今年婆婆去世了,即使到现在还是很难接受的事实,不过我也知道时间带走一切,不知哪刻自己也将被带走,能做的只有珍惜。

本来也没有抱很大希望,所以算是乐在其中。最让我开心的是看到了熟悉的人和事物,戒指坠地的声音依旧震慑人心。甘道夫虽然说年轻了六十岁但是看起来更老了,另外就是大招的冷却时间明显缩短了。然后剩下的内容,基本可以用“吃饭睡觉打兽人”概括, 而且可以看出六十年前的兽人智商还不太发达。有点像成龙大哥的风格,相比艰辛,更多的还是幽默。

这一次只能说中规中矩,如果想要惊世骇俗吃老本肯定是不行的了,我设想的话,既然都不搞原著了,那么第三部不如来个惊天大逆转,矮人勇者斗巨龙团灭,甘道夫和比尔博灰头土脸踏上归乡之路,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前两天觉得实在无聊,花了50人民币买了个仙5KEY,并且挂一晚上同时下载了5和5前,本来打算都玩玩看的,现在有谁想要玩的吗我给你KEY,不过只有一个哦,而且是5不是最新的5前。不准备购买5前KEY了。

老实说我也还没有耍通关,大概是走了一半多一点的剧情,不过确实没什么耍下去的愿望了,于是就广泛观察了一下广大玩家的意见,基本还是毁誉参半。支持者的观点也基本还是那几句,你不懂仙剑,你不懂感动,你不懂传承。反对的人,提出意见的人和建议改革的人一般都会被喷的很惨,尤其是那些用国外优秀游戏作品和仙剑做比较的,反观这个人群却能够更加理性的和广大支持者辩论。当然从四代开始正版的销量也成为了广大玩家所认可的仙剑成功的标志之一,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如果仙剑系列的开发者也认为这是他们作品的一个成功标志的话那么这个游戏就彻底完蛋了。中国人开始买正版仙剑和上海软星的解散有直接关联,仔细想想是能够知道为什么的,这是一种民族情怀,不是因为它成功,而是希望它成功,希望终有一天我们的游戏文化也可以走出国门,而不是占山为王固步自封一万年。仙剑是国产游戏业的第一品牌,谁都希望它能够越做越优秀,这点还是统一的。

那么我也来说一说对5代的感想。

首先仍然是很传统的人设和故事,大大咧咧的男主角,误打误撞认识了一位知书达理的女主角,然后还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二号,和另外一位蛮横霸道的女主角,一共是四个人。然后就是混杂着各种纠缠不清的关系的剧情发展,到最后男一号自然是打败了为害人间的大魔头,但是却牺牲了其中一名美丽可爱的女主角,于是又引发了各种凄美的爱情故事。恩,至于5代后面的剧情我就是看攻略得来的了,暂时还没有亲身体会。这个主角阵容几乎从它祖宗开始就是这个模样,俊男美女闯六界,所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个剧情嘛也就这个样子,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然后就是回合制战斗模式加强加强再加强版,仙剑虽然每一代都是回合制,但是又每一代都有新花样,这个新花样也会成为正式发布前的宣传重点之一。至于这一代的亮点,第一,我个人认为是李逍遥的回归,毕竟这一代是姚仙的孩子,给足了逍遥哥戏份,对于一代迷的我来说,很满意,第二,就是它的剧情配音,感情丰富,声调饱满,非常幽默,十分满意,逗笑了我很多次。5前对于角色数量方面似乎有很大创新,可能是基情与百合的发展使得游戏也不得不跟上时代的步伐。

然而这次我想说的重点不在这里。

一代的画面是仙剑系列永远的痛,于是后代仙剑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画面的追求,从一代的数格子,到二代的线条2D,到三代的方块3D,再到4代5代的真3D。5代的画面在我看来已经非常成功了,各种光影,渲染,迷雾,反射,应有尽有,色彩鲜艳,场景宏大,角色的模型也是很有进步,丝毫没有愧对玩家的期待。问题就出在这里,在这如诗如画的梦幻般的游戏过程里,我完全感觉不到游戏制造者的诚意。

就提几点吧。都是些细节。

第一,仙剑奇侠传系列的主角们,从1995年至今,嘴巴从来就没有动过,但是他们却会说话。难道这也是特色传统之一吗?不要跟我说以前还没有这样的技术,李逍遥在1995年不用动嘴巴,到了2013年仍然是不用动嘴巴,这说明他天生就不用动嘴巴。腹语术。

第二,太空步无处不在,真的又好气又好笑,尤其是当角色上下楼梯的时候,已经不能用不自然来形容了,简直是灵异事件。当然,毫不客气的说,这也是传统之一。

第三,这点很重要,游戏角色永远只有屈指可数的动作,然而制作人又想要用这些动作来表达复杂多变的游戏情节,于是后面是怎样的一组情形就不必多言了。这个情况是从仙剑系列踏入3D,也就是第三代开始的,当时由于技术限制,我并没有太大的关注这个问题。可是到了今天游戏制作人仍然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改进的意思,一方面想要让角色尽量生动,一方面又偷工减料不制作实时动作,让我感到非常可笑。一个人进门怎么表现呢?凭空消失呗。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一件事物怎么表现呢?手突然平举呗,事物还是腾空的呗。像这样的画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近距刻画中,在今天我觉得难以接受。

第四,历代都在期盼的角色实时换装系统千呼万唤不出来,再飘逸的服饰装备设计也失去了意义。不要说换了武器能体现,如果连这个都不能体现,我早喊QNMLGB了。

第五,角色进入居民屋可以翻箱倒柜,顺手牵羊,这个是真正的传统,我不知道姚仙在今天对于这个设计是怎么样的一个看法。

还有很多,不列举了,关于这些问题,只希望仙剑开发者有朝一日能发现并解决之,这将是对所有仙剑爱好者极大的鼓舞。这些就是细节,细节就是诚意。

至于我为什么半途就失去了将仙5通关的愿望,并不是因为游戏性,仙剑系列每一代的游戏性都半斤八两,只不过由于画面不断提高,所以才显得它的游戏性愈加飘渺,想要体验游戏性的话膝盖中箭才是最佳选择。我只是对这一代的主角全无好感而已。当然,对四代的主角也全无好感。这两代的人设简直就是同一个妈生的。

开学两周以来身体真的不太好,感觉又和高三后期差不多,不过好在时间没有那么紧,每天可以抽一点两点时间出来锻炼,到现在也感觉有了那么一些好转。霍香正气丸吃了没有用,以后再也不买了。不敢去看医生,实在看不起,重点是看了也白看。

本来平常的话也没什么,坏在上学期挂了两科,明天就要补考去,可惜真的没有精力很认真的看书做题所以它要重修就重修吧,大四上多几节课我也不是很在乎。不过从今往后大概真的别挂科了。毕竟没有班长大人的魄力,我还是图样啊。现在饭堂卖的东西也比以前干净很多了,也有面条和粥,而且还很便宜,所以应该不会像以前那样困难,虽然饭吃了可能还是会有点问题。这两周以来嘴巴都感觉特别特别苦,会想喝汽水,会想吃雪糕,可是肚子又胀胀的,不太敢动那些。忌生冷烟酒辛辣油腻,知道的,奶不能喝,青菜少吃,什么什么的,都还记得,所以妈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你要多注意你自己。每次你跟我说晚上痛得睡不着都让我非常揪心。

晚上经常会小发烧,可能是炎症吧之前真没考虑到。今天好些,没有。所以最近都穿长袖示街。偶尔还是会感到冷和孤独,不过没有高中那么强烈。今天吃了一天宿舍菜,中间还被小吓一跳,那个新买的电磁炉水都没煲开就怒放两炮,然后随着一丝烧焦的味道就哑火了,还好后来又神奇复活以不至于没东西吃。吃完以后十分想念婆婆和大姨,我想吃炸茄子和葱条和腌菜艾米果…

希望可以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