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9, 2014

2014-01-29

很快就过年了。

回了一次赣州,小姑的生意越做越大了,店面越来越多,小时候第一次去广州好像还是在一个住房里做事,应该十多年了吧,跟着老妈参加了他们的年会,很多比我小的男孩都参加工作了,家里的两个弟弟也都在工作,唯独我还在读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郭慧姐应该快生小孩了吧,罗云哥嫂子的小孩也快了,不知道会叫什么名字呢。奶奶身体好像还不错,挺好的。

在大姨家住了几天,大姨做的菜还是很好吃,比婆婆做的都要好吃,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婆婆做的更熟悉。谢金宏读五年级了,看起来还是小时候那个样子,不过这次没有看到他哭,大概也算长大了一点。后来感冒了,很不舒服。去水东走了一次,姑奶家养了很多狗,有小狗也有老狗,婆婆家的房子还有人住,不过是租给的别人,记忆已模糊得不可辨识。

前天回家,昨天宅掉,今天出去走了一圈,没什么变化。最近发现自己变得犹豫了很多,不喜欢这样,一直觉得自己做起事来都是干净利落的,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很抱歉,让你看到一个这么寡断的我。